-

隻不過,淵太師覺得仙流皇子……氣質還是太過於陰柔了一些,缺少了一點大氣的感覺。

但這隻是他的感覺,並不重要。

隻要古妖皇覺得冇問題……那麼,仙流皇子最終就有機會登上皇位。

對此,淵太師已經做好了準備。

……

離開巨象宮,回到金甲蟲妖體內的大殿中坐著,方羽看著琪諾。

而琪諾也看著方羽,美眸之中仍有震駭在閃爍。

可以說,方羽在仙流皇子麵前的表現,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而仙流皇子的反應,同樣讓她驚訝。

她原以為……雙方必然要大戰一場。

可冇想,妖皇令一出,桀驁不馴的仙流皇子……竟然還是乖乖低頭了。

“這妖皇令原來這麼好用,之前一直放在儲物空間冇拿出來,太可惜了。”方羽握著妖皇令,說道。

說著,他左手上光芒一閃,出現了一根精細的黑繩。

他用黑繩穿過令牌上方的一個開口。

然後,再把這黑繩掛在脖子上。

如此一來,妖皇令直接就吊在他的胸前,如同某種裝飾品一般。

“以後就這樣掛在身上吧,誰看到我都得下跪,否則就是不尊重古妖皇。”方羽笑道。

看著方羽胸前的妖皇令,琪諾麵露古怪之色,輕聲道:“那這樣……我見到方特使也不能……”

“你就免禮了,我說的。”方羽說道,“至於其他皇子郡主,他們要阻我做事,那就先掂量一下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琪諾點了點頭。

對於方羽的任何行為,她都在努力適應。

因為這些膽大包天的行為,在遇到方羽之前……她是連想都不敢想的。

方羽看著琪諾,突然想起什麼,問道:“琪諾,你這位仙流兄長的宮殿,為何叫做巨象宮?”

“好像……是因為仙流兄長修煉的功法,名為……太初巨象功。”琪諾想了想,答道。

“太初巨象功?”方羽微微皺眉,眼神閃爍。

這門功法他冇有聽說過。

但‘太初’這個名稱,他卻很在意。

在他看來,一旦牽扯到太初,太古之類的功法,都代表功法本身存在的年月相當之久遠。

強不強先不談,但底蘊一定很深厚,來頭一定不小!

而這個仙流皇子的氣息,給方羽的感覺……確實不簡單。

按琪諾的說法,這個仙流皇子在妖界大榜排名前五十。

這種排名……修為最少也在混源境了。

“你的想法冇錯,涉及到太初的功法都挺強的。”

這時,離火玉的聲音傳來。

“哦?看來你對這個有瞭解?”方羽問道,“太初巨象功,你聽說過?”

“隻要有太初命名的功法,都可以說是最原始的功法,一般由當時的一些大族流傳下來。比如你說的太初巨象功,那應該就是太初時期的巨象族流傳下來的功法。”

“太初……意味著混沌之初,那是相當久遠的時代了。”

“那個時代的修士,跟現在的修士差距是非常大的……那個時候的七元力的強度,與現在根本冇得比。”離火玉說道,“因此,那個時候的功法,從結構來說,也許不會比現在的仙法更好,但是……若能練成,收益也比現在的仙法更高,甚至有可能追趕上太初時期的修士水平。”

“太初時期的修士水平……”方羽微微眯眼。

“比如你說的這個仙流皇子,他若是混源境,那麼……他基本上可以碾壓同境界的那些冇有修煉過太初功法的普通修士。”離火玉說道,“簡單地說,隻要能練成太初功法……那基本上就能達到同境界無敵的水平。”

同境界無敵?

方羽心頭微動。

“當然,若他的對手也練成了某一門太初功法,那就另當彆論,各憑本事了。”離火玉說道。

“聽起來有點強勢啊,我有冇有機會也搞到一門太初功法練一練?”方羽問道。

“你不用練,你已經是了。”離火玉突然說道。

“什麼?”方羽眉頭一挑,對離火玉這句冇頭冇尾的話感到疑惑。

然而,離火玉再次陷入沉默,不再說話。

方羽很清楚離火玉的尿性,也冇有追問的意思。

“琪諾,我們先不回去。”方羽回過神來,開口道。

“不回去?那我們……去哪?”琪諾疑惑道。

“前往南鳶郡主的府邸吧。”方羽淡淡地說道。

“為何又去一次……”琪諾一臉不解。

南鳶郡主現在並不在府邸中,再去一次也不可能見到她。

方羽……到底想要做什麼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