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清晨,羽化門的大門前。

方羽站在最前麵,徐嘉路和終辰跟在身後。

至於小白狗,則是鑽進了方羽胸前的衣服內側。

“極火宗位於南疆界域的最西部,而我們位於最東部,就算用上神行符……也花費不少時間。”方羽說道。

“冇事,宗門大會正式召開是在上午十時,還有整整四個小時。”徐嘉路說道。

“不多說了,準備出發。”方羽轉頭看向後方的塵燁,又說道,“出現任何情況,立即通知我。”

“是。”塵燁答道。

方羽點了點頭,取出神行符。

“嗖!”

下一秒,三人接連離開羽化門,急速朝著西邊方向飛去。

……

南疆界域西部,臨近邊界的區域,是一片起伏不定的高原。

由於地勢較高,這個地方的城池較為稀少,居住人口也不多。

然而,就在西部最高的區域,卻建著一座極大的塔樓。

這座塔樓由黑木鑄成,高達千米,塔尖頂端還有一團熊熊燃燒的金色火焰。

這便是南疆界域的一級仙門,極火宗的標誌性建築,極火天塔!

據說,極火天塔頂部的那團火焰,已經燃燒了超過三千年,從未熄滅過。

很多人說,這團火焰就象征著極火宗的興衰。

隻要極火宗能夠一直保持強盛,那麼這團火焰就能永世不滅!

此時隻是上午八時,極火宗大門前卻擠滿了人群。

這些全都是來自各大宗門的修士。

每一屆的宗門大會,都會邀請界域內五級以上的宗門派代表前往參與。

因此,每一屆的宗門都會成就數千名頂尖修士彙聚一堂的盛況。

由於時間未到,極火宗大門還未打開。

不少修士等得不耐煩,大聲道:“既然我們都到了,就先放我們進去吧。”

“就是,雖然還冇到大會召開的時間,但往屆不都得先給人進去麼?讓我們這麼多人在外麵等,不太像話吧?”

“未到十時不開門,這是我們極火宗的規矩,不願遵從者,可自行離開。”大門兩旁的守門弟子麵無表情地開口道,“鬨事者,或想要闖入其中……當做敵方勢力處理。”

此言一出,四周的聲音頓時降低不少。

這可是極火宗啊!一級仙門!

雖然滿腹牢騷,但誰也不敢正麵與極火宗對抗,否則……就是找死!

再者,極火宗的形象本就是目空一切……這一屆宗門大會既然被安排在極火宗舉辦,就得遵守極火宗的規矩,確實冇太大的辦法。

就這樣,極火宗的大門前……聚集起越來越多的修士。

此時此刻,極火宗內部的一座古殿內。

“天宮這次派來的是順位第四的聖子,真是瞧不起我們極火宗啊。”一名身披黑紅交錯的長袍的老者坐在殿中的高座上,眼神陰鷙地說道。

“無論他們派出何人,徒兒必將不負眾望,把他擊敗,為我們極火宗奪回名聲!”一名較為年輕的黑衣男人單膝下跪,語氣堅定地說道。

“嗯,為師當然相信你,你作為我們名義上的第三弟子,實力卻早已是首席大弟子的實力!”老者緩聲道,“這一次宗門大會,就是你的踏板……若你能發揮出色,你必能一鳴驚人,真正意義上成為我們極火宗的首席弟子,得到一切的修煉資源!”

“我會做到的!”陸隕低下頭,答道。

……

上午九時。

方羽三人不知跨越了多少公裡的路程,終於來到了位於高原地區的極火宗的大門前。

還冇到大門,就已能看到聚集在門前的密密麻麻一大群的修士,還有宗門內那座標誌性的極火天塔。

“這麼多人?”方羽驚訝道。

“已經有超過千名的修士到場了啊,這極火宗還不開門……”徐嘉路眉頭皺起,說道。

三人從空中落下,站在人群的最後麵。

“這極火宗真會擺架子,不到十點不讓人進去!?”徐嘉路不忿地說道,“真以為一級仙門就能為所欲為?”

“冇錯,一級仙門就是可以為所欲為。”這時,前方一名留著八字鬍的修士轉過頭來,說道,“道友,我建議你說話小聲一點,可彆被前麵那些守門弟子聽到了。”

“先前就有好幾個不識相的傢夥,已經被驅逐離開了,其中有一個還被打成重傷……真慘呐。”

“直接動手了?就這麼不講理?”徐嘉路皺眉道。

“唉,這可是一級仙門啊,不囂張怎麼對得起他們的身份地位?”八字鬍修士歎了口氣,說道,“慢慢等吧,總好過當眾被驅逐。”

徐嘉路看向方羽。

方羽當然不會有異議。

當年地球上的修仙界,也有類似脾性的宗門。

隻要自身實力和底蘊足夠強大,他們確實有這麼做的資格,反正冇人敢對他們發怒。

“等吧。”方羽說道。

徐嘉路點了點頭,終辰自然不會有意見。

就這樣,極火宗的大門前的修士越來越多,慢慢的有兩千人,又超過兩千人。

半個小時後,大門處的守門弟子忽然開口。

“宗主有令,持五星邀請函者,可以提前進入。”

此言一出,門前擁擠的修士群便響起一陣議論聲。

能夠得到五星邀請函的,除了同為一級仙門的天宮以外,大概就隻有永恒皇朝的那些高位者,還有一些名聲響亮,實力極強的散修了。

過了一會兒,議論聲忽然消失。

所有修士都看著前方。

五名身穿白袍的修士,走向大門前。

從服飾來看,這五人……就是一級仙門天宮的代表!

“天宮這次派來的竟然是太子,而不是何默……”徐嘉路驚訝地說道。

“天宮順位第四的聖子……”

這時,前方傳來陣陣議論聲。

“哦?原來這永恒皇朝的太子,同時還是天宮的聖子?”方羽挑眉道。

“原來太子已經成為天宮聖子了,怪不得啊……”徐嘉路一拍腦門,說道,“怪不得陛下會與太子直接撕破臉皮,原來如此……”

議論聲中,太子麵無表情,帶著身後的四名天宮弟子一同進入了極火宗內。

在天宮代表進入之後,過了一會兒,又有一支隊伍到場。

是一名身穿金袍的男人,還帶著八名身披金甲的親兵。

“永恒帝皇,也來了!”有修士驚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