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間稍晚,正殿內。

太子在親信的陪同下,徑直來到正殿內。

此時,永恒帝皇就坐在高座之上,麵帶從容的笑意,看著太子。

“看來父皇早已知曉我要來找您談話。”太子抱拳,抬頭直視永恒帝皇,說道。

“當然了,以太子目前的聲望,朕可不敢怠慢。”永恒帝皇微笑道。

聽到這句話,太子看向永恒帝皇的眼神微微一變,也露出笑意。

“父皇既然知道我會來找您,那麼必然也知道,我在巨巢內的情況了……”太子說道。

“是的,朕聽說太子此番前往巨巢過程不太順利,最終似乎是冇有得到仙人傳承。”永恒帝皇說到這裡,輕歎了一口氣,說道,“真是可惜。”

“父皇何必歎息,這件事對您而言可是一件大好事啊。”太子緊緊盯著永恒帝皇,說道。

永恒帝皇眼睛眯起,看著太子,問道:“太子可是對朕有意見?”

“不不不,我哪敢?父皇可是永恒帝皇,是君……而我隻是臣,怎麼敢對父皇有意見?”太子連連搖頭,說道。

“那你來找朕,所為何事?”此時,永恒帝皇的語氣變得低沉。

太子這種陰陽怪氣的神態和語氣,讓他非常不悅。

“其實也冇什麼,我隻是想告訴父皇,您可千萬彆因小失大,為了應對眼前的困難而製造更大的麻煩。”太子緩緩地說道,“否則,您一定會後悔的。”

“砰!”

永恒帝皇臉色鐵青,猛地拍桌,由極為貴重的青光石鑄成的把手瞬間粉碎。

他站起身來,緩緩走下台階,朝著太子走去。

太子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“你剛纔有一句話說的很不錯,隻要朕一日為帝皇,你終究隻是臣,終究在朕之下!”永恒帝皇走到太子身前,寒聲道,“朕是你的君,更是你的生父!”

“但你現在……似乎已經冇把朕放在眼裡了。”

“兒臣豈敢?”太子立即低下頭,答道。

“不敢?”永恒帝皇冷哼一聲,說道,“那你現在立即給我跪下!”

聽聞此言,太子眼神凜然。

他緩緩抬起頭來,直視自己的父親,帝皇陛下。

永恒帝皇與太子對視,雙方眼神中都是無儘的冰冷。

正殿內的氣氛,變得劍拔弩張起來。

站在太子後方的那名親信,此時麵無血色,低著頭,身軀都在發顫。

父子對峙這個場麵,可絕對不能外傳啊!

要是外傳出去,整個永恒皇朝都要動搖!

“不跪?”永恒帝皇眼神冷若寒冰,問道。

太子往後退了一步,搖了搖頭,抱拳道:“換作往日,兒臣必然願意跪下,但如今……我不願意。”

聽到這句話,永恒帝皇胸中的怒火徹底被點燃!

他死死瞪著太子,雙眼通紅。

“你……”永恒帝皇呼吸都變得急促。

“陛下,記住我說的話,您之後……可得謹慎處事了。”

說完,太子便再度抱拳,轉身離去。

那名親信看著如同雕像般立在原地的永恒帝皇,立即跪下去,連續磕了好幾下頭,然後才轉身追上太子。

正殿內,一片死寂。

永痕帝皇站在原地,臉色不斷變換。

“嗖!”

一縷青煙從內殿飛出,在他的身旁化作人形。

正是剛纔那名麵具人。

“陛下,太子翅膀已硬,如今他敢不跪,過多一段時日,他恐怕就要正麵與你爭權了。”麵具人語氣平靜如水,說道,“所以,我認為陛下不應再心軟了。”

永恒帝皇站在原地,臉色陰沉至極,冇有開口說話。

“天宮對於太子的培養,可謂是傾儘全力,無微不至。”麵具人繼續說道,“而太子的修為提升,影響是直接輻射到整個皇城之內的……因此,天宮的真實目的是什麼,陛下應當清楚。”

“威震四海的一級仙門……為何會對我們這種半世俗的皇朝感興趣!?為何!?”永恒帝皇轉過頭,瞪著麵具人,咬牙問道。

“隻要是人,就是逐利的,這是千萬年不變的定律。”麵具人平靜地說道,“天宮為何要對永恒皇朝下手?自然是為了更多的利益,這點無需思考。”

“陛下更應該關心的事情是……太子目前距離脫凡境,隻有半步之遙。”

“若太子真的到達脫凡境,那麼一切都來不及了,陛下您的位置……必然無法保住。”

最後這句話,換做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如此直言,也不敢直言。

但麵具人卻以極度平靜的語氣,說了出來,就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。

而這句話,也讓一直努力剋製的永恒帝皇,神色變得極為猙獰。

“啊……”

永恒帝皇怒火滔天,額頭冒起青筋,身上氣息轟然爆發,威壓極其可怕。

“轟!”

正殿的地麵被踩得崩塌,整個大殿都在震動。

麵具人仍站在一旁,似乎對這道來自於脫凡境強者的極致威壓毫無感覺。

“這是你逼朕的!這是你逼朕的!”永恒帝皇語氣中充滿怒意,還有咬牙切齒的恨意。

實際上,他一直都很看好太子,否則也不會把這位次子選為太子。

天宮之所以會招收太子,還是因為他的存在!

可從進入天宮之後,太子的成長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想。

尤其在被至雲真人招收為親傳弟子後……一切都不同了。

太子迅速走到了他的對麵,成為了他的眼中釘!

而現在,太子與天宮的親密程度,早已遠遠超出與他,與永恒皇朝!

太子一旦上位,那麼他丟掉的不僅僅是帝皇之位……同時還是他們家族代代相傳的永恒皇朝!

他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,他不能讓永恒皇朝落入其他一個宗門之手,哪怕對方是一級仙門!

“朕決定了……絕不會讓太子坐上這個位置。”永恒帝皇轉過頭,看著麵具人,一字一頓地說道。

“陛下做出了正確的決定。”麵具人點頭道,“那麼接下來……請陛下遵從我的一切計劃。”

“你的計劃是什麼?”永恒帝皇眯著眼,問道。

麵具人臉上唯一露出的雙眼之中,閃過一道異芒,不急不緩地說道:“具體計劃之後再詳談,但我可以告訴陛下,計劃之中最為關鍵的人物……就是羽化門目前的掌門,方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