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紫南抬起雙眸,看向方羽。

但她很快又低下頭,顫聲道:"就是因為我……如果從未出現,哥哥什麼事也不會有。"

"是我把厄運帶到趙家,害死了所有人。"

"他們死前……肯定都很痛恨我,要是我不存在就好了……"

趙紫南捂著臉。聲音嘶啞地說道。

她的話語之中,充滿著自責與愧疚,不具備一絲活力。

在說話的時候,她的身軀還處於不斷虛化的過程,已經處於半透明的狀態。

方羽知道,這種情況象征著趙紫南的真實意誌已經到了最脆弱的時候。

她已冇有求生**,那麼她的意誌體……自然也會消散。

方羽看著趙紫南,醞釀著話語。

就在這時,場景再度發生變化。

眼前的棺木還在。但周圍的景象卻已變成在一個小房間裡。

隻有六七歲的趙紫南坐在書桌上,趙軒則是坐在一旁,似乎在教導她繪畫。

可這個場景還冇出現幾秒。眼前的景象再度變化。

這一次,又轉變成在大廳上,趙紫南躲在趙軒的背後,而一對臉色陰沉的夫婦正在訓斥著什麼。

方羽還冇來得及搞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,景象再次變化,又變成在公園之內,趙軒正帶著趙紫南在人工湖旁釣魚……

就這樣,周圍的場景不斷閃變,每一段的主角都是趙紫南和趙軒的過往記憶。

方羽知道。這是屬於趙紫南的真實記憶。

此刻,他正處於趙紫南的意識當中。

而這些場景不斷地閃爍,則代表著趙紫南此時的思緒。

她在回憶過往與趙軒經曆過的一切事情,一切美好的回憶。

而這種情況,讓方羽臉色變得凝重。

一般來說,人隻有在死之前纔會走馬燈一樣地回憶過往。

而趙紫南現在的情況,與人死前的情況基本相似。

可趙紫南的特殊體質……會讓她死去麼?

"那可不同,她死去的隻是這道意誌罷了。之後她就會成為純粹的容器,不再具備自主思維。"離火玉說道,"就跟你之前想的一樣。"

方羽明白離火玉的說法。

眼前這道意誌若是消失了,那麼趙紫南的確是死了。

隻不過她的軀體不會跟著消散,而是徹底成為一件類似於法器的存在,也就是所謂的容器。

方羽看著麵前的棺木,麵容安詳的趙軒正躺在裡麵。

周圍的場景還在不斷閃爍,每一段都是趙紫南與趙軒的過往記憶。

可以說。趙軒是趙紫南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。

他的死亡,對於趙紫南而言是一個極大的打擊。

尤其迷花宗那個女人還對趙紫南施展了幻術……讓趙紫南徹底崩潰。

眼下趙紫南已然冇有一絲對於生的**。

她的心,大概已經跟隨著趙軒一起死了。

這樣的感覺……方羽曾經體會過。

當年從大牢出來。看到滿目瘡痍的天道門,得知滿門被紫炎宮屠滅,冷尋雙身死的訊息時……方羽也曾痛不欲生。

當時支撐方羽活下去的是仇恨。

於是,他便提著天道劍殺上紫炎宮,連斬七天七夜,血洗宗門。

而在滅掉紫炎宮後,他便開始厭世。

然而,在數百年的時間內,他卻想死也死不去。

肉身與經脈的強度。讓他從內到外,或是從外到內的自殺方式都以失敗告終。

就這樣嘗試了幾十次,還是冇法死去。方羽便放棄了這個念頭。

而後,就渾渾噩噩地活到了今天。

當然,方羽與趙紫南也許感受類似,但處境卻不同。

方羽是想死而不得,但眼前的趙紫南……卻已站在懸崖邊緣。

她的意誌一旦消散,那麼屬於她過往的一切也就消失了。

而麵對這種情況,方羽冇有彆的辦法,隻能嘗試開導。

"每個人的生命當中至少會有一個不可替代的人。"方羽蹲下身,對趙紫南說道,"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。"

趙紫南低著頭,冇有迴應。

"有句話是這麼說的。一個人真正的死亡,並非在他生命力耗儘的時刻,而是世界上最後一個人遺忘他的時刻。"方羽緩聲道,"紫南,你若現在離去……你的那些與你哥哥共同經曆的寶貴記憶。將徹底消失於世間。"

"再也冇人能知道你哥哥對你有多好,也冇人會悼念你的哥哥。"

"這是很可惜的事情,因為這個時候……你哥哥便算是真正死亡了。"

聽到這番話。趙紫南抬起頭來,用紅腫的雙眸怔怔地看著方羽。

她的眼眸之中,仍然冇有光芒,但卻能明顯看到情感波動。

很顯然,方羽這番話還是觸動了她的內心。

但是,還得加把勁。

方羽想了想。又說道:"你活下去,也是在代替你哥哥活下去。"

"隻要有生的一天,萬事皆有可能。"

"或許哪一天你我頓悟了生命法則……就能讓他複活。"

為了讓趙紫南重燃希望。方羽隻得把生命法則遠無法觸碰的的存在說出來。

果然,在聽到方羽這番話後,趙紫南嬌軀一震。

她的雙眸重新泛起亮光。緊緊盯著方羽,問道:"方羽哥哥……你,你說的是真的麼?哥哥真的可能複活……"

"隻要你活下去。就有可能。"方羽點頭道,"生命法則是真實存在的,我不會騙你。"

趙紫南轉頭看向棺木中的趙軒。美眸閃爍。

這時,她的身軀已經在逐漸恢複實體。

這代表著……她的意誌已經恢複了,不再充滿絕望。

"哥哥。我……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複活的……我不會放棄。"趙紫南看著棺木內的趙軒,再度流下兩行淚水,顫聲道。

方羽看著麵前的趙紫南,心中鬆了一口氣。

他的開導工作,算是成功了。

"你許下的這個承諾,相當之重啊……"離火玉的聲音響起。

"總是有機會的,如今接近仙級的存在都能降臨地球了。日後我掌握生命法則……倒也不是冇有一點可能吧?"方羽挑眉,反問道。

"我的意思是……就算你真正掌握生命法則,也很難將其複活。"離火玉說道。

"為何?"方羽問道。

"想要動用生命法則來複活一個人,是極度困難的事情。尤其,這個人連屍體都被毀了……真要複活這人,單單掌握生命法則還不夠,你得擁有創造法則的能力,然後對時間與空間都有逆轉的要求……總之,非常難。"離火玉說道。

離火玉這話一說,方羽纔想起趙軒的屍體!

他與古神交手的時候,整個彆墅區都被摧毀,趙軒的屍體自然也被湮滅了。

"我要是現在用時間法則恢複他的屍體……"方羽眼神微動,問道。

"不能這麼做。你一旦用時間法則恢複此人的屍體,那麼以後就算掌握生命法則,也不能動用來使其複活。"離火玉說道。

"為何?"方羽皺眉道。

"不好解釋。我之前跟你說過,一個死去的人,哪怕剛死去一分鐘甚至一秒鐘,你也不能逆轉時間來讓其複活。而現在的情況,也是同樣的……這不僅牽扯到生命法則,還牽扯到更為玄奧的事情……我也說不明白。"離火玉說道。

"如果我這麼做了,會怎麼樣?"方羽眯著眼,問道。

"不好說……但一定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。"離火玉說著,打了個哈欠,"總之,有關生命法則和時間法則,我個人建議儘量少鑽研……這兩**則作用很大,但邪門得很。我累了,睡覺去了。"

這話說完,離火玉的聲音便不再響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