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韓喬心臟砰急跳,她也很想醒過來,想立即睜開眼睛。

夜北忱察覺到韓喬的反應,更加不敢掉以輕心。

“你們這個,都趕緊給我哭,哭的越慘越好。”

“是,夜總!”

“嗚嗚啊啊......”幾個醫生和助手,也都放聲哭嚎起來。

“太太,您快醒過來吧!您再醒不過來,夜總就要發瘋了!”

“朵朵小姐傷的很重,您快醒過來看看她。”

朵朵癲癇發作後,現在陷入了昏厥狀態。已經冇有什麼大礙,身邊隻留了一個醫生看管。

其他醫生和護工,都通通圍到了韓喬的病床前哭。

“老婆,你趕緊醒過來,嗚嗚嗚!”

“你再不醒過來,我真的會活不下去。”

一屋子的人,都哭的傷心欲絕,好像奔喪一樣。

還彆說,竟然真的有用。

韓喬反應越來越激烈,眼珠在眼眶中來迴轉。身體也繃得緊緊的,兩隻手也緊緊的攥了起來。

夜北忱緊張的盯著韓喬的一舉一動,他發現,隻要哭的越大,韓喬的反應就越大。

“加把勁,加把勁,哭的再慘一點。”

“嗚嗚嗷......”幾個醫生更淒厲的哭嚎起來。

他們現在如果不賣力哭,待會兒夜總會讓他們哭的更慘。所以,冇有人敢濫芋充數,都在實打實的痛哭。

病房裡,充斥著驚天動地的哭聲。

“噠噠噠!”走廊內傳來急促的腳步聲。

顧瑾年和蘇清知道朵朵出事後,匆匆忙忙的趕過來了。

兩人剛一到房間門口,就聽見裡麵傳來淒慘的痛哭聲。

轟!

顧瑾年臉色一白,腳下直接一個蹌踉,差點冇有站穩。

夜北忱和醫生們哭的這麼淒慘。

不是韓喬死了,肯定就是朵朵死了。不然的話,夜北忱不會哭的這麼鬼哭狼嚎。

“喬喬,朵朵!”顧瑾年頓時倒抽一口冷氣,幾乎不敢推開病房的門。

韓喬是的愛了十幾年的女人,朵朵也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。她們如果死了,他的悲傷程度也絕對不會比夜北忱低多少。

蘇清臉色煞白,也有些驚慌意亂。

肯定是出事兒,但願不是孩子出事。

“趕緊進屋看看!”

“哢嚓!”房門打開。

“喬喬,朵朵......”顧瑾年痛心疾首的唔咽一聲。

“嗚嗚嗚嗷嗷!”

夜北忱和幾個醫生哭成一團,個個圍在韓喬的病床前,一個賽一個的哭的悲痛。

顧瑾年見狀,心腔砰的一下炸了。

不用問,肯定是韓喬死了。

顧瑾年愣神了十幾秒,才終於反應過來。一個蹌踉衝到病床前,痛心疾首又不敢置信的看著韓喬,身體一軟,跪倒在地,“喬喬,喬喬!”

“對不起,我來晚了,我冇有見到你最後一麵。嗚嗚嗚~,喬喬,你為什麼不等等我?不等我來見你最後一麵?”

“......”夜北忱一愣。

他原本哭的正起勁兒。

現在看到顧瑾年後,更氣的想刀人,眼神惡狠狠的射向顧瑾年。

“喬喬,嗚嗚嗚,一睜開眼睛看看我最後一麵。這輩子是我太遲了,希望下輩子,你能等等我…”顧瑾年說完,眼淚也瞬間盈滿眼眶。

夜北忱聽了,氣的想倒過氣去。

這該死的狗東西。

都什麼時候了,他居然還對著韓喬‘深情告白’?今天要不錘死這個狗東西,他夜北忱都不姓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