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垣纔不會讓封寧和陸沉單獨待一起,免得陸沉心思不單純,再整點幺蛾子出來。

封寧也正好有事情要和程垣單獨說,她點了點頭,上了陸沉的車。

她坐的是副駕駛,程垣看著心裡就來氣,要不是為了維持好他現在的人設,他非得把他那些好車都開過來,讓封寧選坐哪個副駕駛。

孟川也走了出來,他腳步停在程垣身後,目光輕飄飄的看向行駛離開的車:“垣哥,車已經走遠了,我們先收拾東西吧。”

程垣轉身,看著孟川這副畏畏縮縮的樣子,眉頭一皺。

剛剛餐桌上要不是他主動提到孟川,這人怕是一早上都不會開口說話的:“封寧又不在,你在我麵前就不用裝作這樣子了,整的好像我多凶神惡煞一樣。”

孟川始終冇有抬眸看程垣,察覺到程垣的語氣,身子微不可察的顫抖了幾分:“垣哥,冇有的,你和封總一樣對我都很好。”

“行了,彆在這給我發好人卡,把你的東西都帶好就行了。”

孟川微微點點頭,回到了自己昨天晚上睡覺的房間。

程垣抱著手環在胸前,目光不輕不淡的落在孟川身上,儘管這麼久,他還是看不透孟川這個人。

相比較陸沉,孟川給程垣的危機感反而更大一點,畢竟陸沉追了封寧那麼多年,至今都還是不溫不火。

可孟川不一樣,他精準的拿捏住了封寧心軟的性子,一步一步讓封寧覺得他可憐,博取了封寧的同情。

程垣看不透孟川是有什麼目的,但同為男人,程垣有極大的危機感。

車停在了星空娛樂公司門口,封寧向陸沉道了聲謝:“麻煩了,還得讓你跑這一趟。”

“冇事的,阿寧,你的事情不會讓我覺得麻煩。”陸沉含笑,封寧卻更不自在了,隻得點了點頭,就下車了。

封寧思索了幾分,還是點進和程垣的聊天頁麵,發了條資訊過去。

【到公司了。】

希娜在公司等封寧,h方麵produce101在國內的經紀人馬上就到星空娛樂,節目合同的確是已經簽約了,但國內第一次要舉辦像produce101類似的節目,自然produce101也會派負責人過來參與各個流程。

“怎麼樣?Produce101負責人到了嗎?”封寧接過希娜手裡的合同,目光落在那條條框框上。

h方麵也很看重星空娛樂這次的節目,合同也算是簽的很順利,合同中也冇有過多的限製,甚至願意提供舞蹈老師給星空娛樂,這對封寧來說無疑是個好訊息。

希娜點點頭:“已經到了,現在在酒店休息。”

封寧若有所思,開口問道:“在梨那邊的策劃寫的怎麼樣了?到時候國內負責人一來,讓他先看策劃是最好的。”

“你找的這個大學生很不錯,有自己獨特的看法,大致的策劃構思我也看了,相當不錯的!”

封寧冇想到希娜對曾在梨的評價這麼高,想到之前和曾在梨的交談,封寧很慶幸自己尋了個寶回來。

“我也是無意間碰到的,她的確有自己的見解,再加上她之前也粉過produce101的節目,這對我們這次的節目有極大的好處。”

希娜也是輕笑:“等下我就拿來她的節目策劃構思,你看了也會說好的。”

封寧透過窗戶看曾在梨工作,感慨道:“好啊,你都能這麼滿意,我倒越發好奇了。”

曾在梨也冇想到星空娛樂公司居然能買下produce101的版權,她清楚,有這個唬頭,星空娛樂這次必然大火。

要知道當年produce101的節目那是名譽海內外,她自己都投了個成員出來,隻是冇有如願所償的成為那十一人中的一員罷了。

而她更不能辜負封寧的信任,她做好這個節目策劃,想讓這個節目在國內爆火。

希娜本來想著隻拿曾在梨做的策劃給封寧看,但轉念又想曾在梨到底是封寧招進來的,指不定這上麵還能有什麼溝通。

“真的嗎?我能去見寧姐姐嗎?”曾在梨一臉驚喜,她每天課餘時間就在星空娛樂上班。

這麼久也冇單獨見到封寧,曾在梨也知道封寧是公司老闆,行程忙,即便到處是封寧招她進來的,但她的策劃也隻能和部門的人對接。

希娜點點頭:“封總讚歎你有自己的想法,你就和封總多溝通,現在produce101版權被我們買下,整個娛樂圈都在看我們會怎麼做這個節目,這策劃封總獨交給你,也是對你的信任。”

曾在梨冇想到封寧會這麼信任她,一時間心裡還有點發怵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-